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民俗民间故事 董永与天中

董永与天中

赵新春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黄梅戏《天仙配》,吴侬软语,让众多人知道了董永,也知道了董永与七仙女的爱情故事。老辈人看过《天仙配》电影,年轻人看过《天仙配》电视剧,所以说到董永,人们并不陌生。

董永是“二十四孝”其中的一位,关于他的最早文字记载是曹植的《灵芝篇》。书中有 “董永遭家贫,父老无财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可能这也是董永与七仙女故事的滥觞。关于董永与七仙女的最明确的记载,见于驻马店老乡、新蔡人干宝所著的《搜神记》:“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肆力田亩,鹿车载自随。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在董永三年服丧期满赶往主人家的路上,“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并帮助董永十天为主人织缣百匹,偿清债务,“女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缘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偿债耳。’语毕,凌空而去,不知所在。”之后,关于董永与七仙女的传说又被编辑成话本、剧本流传下来。

干宝是南北朝人,他关于董永与七仙女(书中称织女)的记载,不知是不是听家乡人讲的,但之后的史料中,董永与天中驻马店确实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董永与天中的关联,现存可查的记载见于明朝景泰年间编撰的《寰宇通志》,书中记载有董永在天中生活的村庄——二孝庄和董永墓(民间认为是董永儿子为母亲修的衣冠冢)等古迹。

作为本地权威方志,《汝宁府志》最早修于明,但并没有流传下来,书中是否有关于董永的记载也不得而知。但在顺治年间汝宁知府金镇修撰的《汝宁府志》中,结合古籍的记载和当地的实物、传说,董永则被列入到《人物志·流寓》,说董永是千乘人,随父避兵,流寓于汝南,之后徙居安陆(今湖北孝感安陆市),死后并埋葬在那里。《汝宁府志·人物志·仙释》还有董永之子董仲的记载:“董仲,永子也,母天女。生而灵异,数篆符驱邪,尝游京山、潼泉。镇蛇毒,篆石尚在京山之阴。后仙去。”与此相印证,光绪八年修撰的《京山县志·古迹志》中,也有“董仲石。董永子,名仲,寄居京山潼泉,地多蛇,其母书符于此镇之。”的记载。因为当时人们没有现在人搞所谓旅游开发强拉名人这么功利,相信《汝宁府志》的记载应该相对客观。

驻马店关于董永和七仙女的传说的地方有两处。一处在汝南。明代景泰年间修撰的《寰宇通志》、天顺年间撰修的《大明一统志》以及清代撰修的《汝宁府志》都有关于汝宁府西二孝庄的记载:“二孝庄……为汉孝子蔡顺、董永所居。”二孝庄是今天的汝南董会村,原来在宿鸭湖库区内,1958年宿鸭湖修建时被整村搬迁。“董会村”的名字就是因为董永在这里遇到七仙女而得。据村里老人讲,原来村庄的村头有董永和七仙女相会的大槐树枯死后留下的“槐树坑”,四季泉水清澈甘甜。村东有当年七仙女修建的“仙女桥”(德昌《重修汝宁府志》为“遇仙桥”),桥北还有祭祀仙女“仙女庙”和董仲为母亲修建的衣冠冢“仙女墓”(德昌《重修汝宁府志》称 “董永墓”,但也注称:“旧志称仙女墓。按《异录记》,永子仲思母追葬衣冠之所,永墓在孝感县。”)。

驻马店另一处关于董永和七仙女传说的古迹在现在的西平县重渠乡仙女铺村,这里有仙女池。金镇《汝宁府志》记载:“仙女池,县东八里,相传董永遇仙女于此。”陈棻《西平县志·舆地·古迹》则记载这里是董仲遇见母亲的地方:“仙女池,城东南十里,相传为董永子遇母于此。事迹无考,惟池在焉。” 《西平县志·舆地·坟冢》记载有“董永墓,城东十里,仙女池畔,无碑记可考。”据附近村民讲,仙女铺原来叫小董庄,是老百姓为了纪念七仙女才改叫今天这个名字的,这里原来也有一座仙女庙,因为仙女走后,他们的儿子董仲没娘,所以这座庙又叫“没娘寺”。

关于董仲寻母的故事最早见于五代杜光庭的《异录记》,说董仲因感于没有母亲,于七月七日这一天,到太白山上去找,仙女出现,董仲终于见到母亲。太白山地名没法考证,但显然并不在西平县域内。至于董仲为何要到西平寻母,村民们说,是因为董仲受高人指点,知道小董庄村北有个铁底铜帮玉石盖的大池塘(就是后来的仙女池),每年七月七日,七仙女都要来这里洗澡。在这里董仲找到了母亲,七仙女也恋恋不舍,所以这里有离儿坡,也有七仙女梳洗的梳妆台。《异录记》把董仲记作董仲舒,又说“蔡州西北百里平舆县界有仙女墓,即董仲舒为母追葬衣冠之所。”汝南西北确实有仙女墓,但平舆县在汝南东,显然是他搞错了地名。有人认为历史上董永确有其人,就是东汉千乘人、高昌侯董永。西汉末年,董永的爷爷董宏、父亲董武相继为高昌侯,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因为董宏行为奸佞邪恶,朝廷剥夺了他父子的爵位。在此后的27年里家贫如洗,甚至需要董永卖身葬父,直到东汉光武帝建武2年(公元26年)董武的儿子董永被朝廷再度封为高昌侯。正是在此期间,因为山东农民起义,董永父子流寓到汝南,才有了董永与天中的一段渊源。

董永到底是现实中的人物,还是存在于民间传说,就像起源于汝南梁祝镇的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一样,其人物事迹的本来,我们已无法考证。作为历史,《汝宁府志》和《西平县志》记录了董永与天中人生交会的一段历史,作为故事,民间传说则寄寓了天中父老对孝子和孝道文化的尊重。而对于我们来说,继续传诵董永与七仙女传说本身所寄寓的人们对善良、对传统孝道的推崇和褒扬,远比争夺一个名人的故里、一个传说的起源地更重要。董永与七仙女如此,其他亦如此。

 

文章来源:http://www.zmdnews.cn/2014/1209/247064.shtml